中国 上海 奉贤 南桥镇南桥路 1 号, 邮编 201499

多地干部走进直播间带货 产品销量上涨助力增收

  原标题:干部走进直播间 推销产品助增收(干部状态新观察)

  鲁鸿平正在草莓大棚进行直播。

  韩锡晨摄

  高世龙直播带货时的视频截图。

  资料图片

  阿琼(左)正在直播带货。

  资料图片

  编者按:突如其来的疫情对农产品销售、流通带来不小影响。为助力脱贫攻坚、帮助老乡增收,一些地方的党员干部走进直播间,或现场试吃推介,或施展才艺引流,尝试以直播带货的形式打开销路。干部直播带货,效果究竟怎么样?长远看,能否形成可持续机制,哪些方面还有待完善?本版走近直播带货的干部,关注他们的想和干,说说他们的愿与盼。

  “朋友们,这是我今天现摘的蓝莓,口感脆甜,营养高,赶紧买买买!”3月25日晚8时,山东省胶州市洋河镇党委副书记鲁鸿平一边大口吃着本地自产的蓝莓,一边和直播间里的网友们热情互动。屏幕下方,不断涌入的网友点赞、送花、留言……蓝莓的销量也直往上涨,当天就卖出了500多斤。

  为缓解疫情造成的农产品滞销,全国多地党员干部联合电商、短视频平台,走进直播间,帮老乡带货,鲁鸿平就是其中之一。不过与专业主播不同,直播只是干部们助力脱贫攻坚、服务群众的一种工作方式。

  为何走进直播间?

  产品滞销,群众着急、干部心忧,期盼网上带货打开局面

  第一次网络直播的前一天,“主播”高世龙几乎整晚没睡。作为吉林省靖宇县龙泉镇大北山村第一书记,村里的土特产滞销让他连日来着急上火。

  谈起做直播的初衷,高世龙坦言就是“不服”:“看到一些主播带货,几千份商品几秒钟就被抢空了,我也想试试,给大伙带带货。”

  也曾有人劝他找专业主播,有经验,懂营销,效果差不了。但大北山村的农货大多附加值不高、流通周期短,花钱请主播,算算经济账,不值当。村民自己直播呢?好多人年纪大,玩不转直播软件。高世龙再三考虑,还是决定自己闯一闯。“短视频、直播已经走进千家万户,如果跟不上节奏,货就不好卖。”

  相较于初次“触网”、还摸着石头过河的高世龙,青海省河南蒙古族自治县县长阿琼如今已是十足的“网红达人”。年初一次直播中,他和其他县3名干部以及5名网红5小时共带货价值1200万元。

  地处三省交界的河南蒙古族自治县,盛产河曲马、雪多牦牛、欧拉羊,畜牧业底子很好。然而,交通闭塞造成了“酒香也怕巷子深”。“我们的产品知名度不高,更缺少销售渠道。”阿琼挺着急。

  两年前,在一次东部沿海地区的推介会上,有电商企业给他支招可以考虑利用正在风口上的短视频。阿琼算起了账:我们县脱贫摘帽不久,拿钱找专业团队太浪费;自己出镜吧,又担心会被认为是“出风头”。

  思来想去,在可能遭受非议与可能找到销路之间,阿琼选择了出镜。换上一身蒙古族服装,指着身后成群的牦牛,阿琼对着镜头喊:“要想身体好又瘦,常吃雪多牦牛肉。”这条短视频一经上线,点击率就超过3000万,阿琼很吃惊,也很欣喜。

  如今,从短视频转战直播,阿琼从容地对着屏幕边吃边聊,向直播间网友介绍河南县的风俗人情、旅游景点,信手拈来、幽默风趣。

  “领导干部需要严谨做事,也需要掌握新工具,我觉得直播带货也是做实事。”阿琼坦言,对于干部直播,网上有各种声音在所难免,但敢于尝试才能有出路,每卖出一份产品,对群众来说都是最好的帮助。

  直播间里怎么干?

  形式多样、产品保真、干部代言,销量上涨但销售模式待完善

  3月8日,首次试水直播带货的高世龙4个小时卖出了价值7000元的货物。这份成绩在互联网上并不出众,不过,乡里乡亲都很满意。此前大多时候,大北山村的村民们都是提一篮山货蹲在公路边,一天也卖不出多少。

  在直播间里,他真心诚意:“真品,真事,真实惠,承诺的营养含量不达标,我自掏腰包再额外赔您两万块。”这种自信源于他对当地农货的了解,担任驻村第一书记以来,建工厂、抓品质、塑造品牌,每一个环节他都严格把关。高世龙说:“线上几个小时的事,线下可得下足功夫,品质必须得有保障。”

  近两年来,电商飞速发展,直播带货持续走俏,但产品造假、维权困难等问题一直不断。常常是主播说得天花乱坠,消费者到手的产品却不尽如人意。

  “我也是初次买他家的东西,但想着县长代言,应该不会有假。”下单购买雪多牦牛肉干的刘女士直言,直播间里的干部都是实名认证,消费者更放心。

  也有人因好奇而来。平日里正襟危坐、严肃处事的干部走进直播间,能放下架子吗?听得懂网言网语吗?

  参与直播已经一年多的吉林省汪清县百草沟镇仲坪村村支书金红峰总结了自己的“秘诀”:七分唱歌,三分卖货。在直播间里,他高唱朝鲜族名曲《红太阳照边疆》,网友发来的弹幕,他也一一回复。“直播除了要会卖货,还要能和观众有‘情感互动’,不能都是干巴巴的产品介绍。”

  因为有着2.04米的身高,网友都叫他“金大个子”。网友喜欢,知名度高,金红峰索性将当地的大米和辣白菜都冠以此名。极具个性化的形象打造,受到了网友们的点赞欢迎。上个月,黑龙江一名网友来到村里,一口气买走了2000斤辣白菜。

  干部走入直播间,有收获,也发现了问题。走出直播间的鲁鸿平发现,不上直播的日子里,蓝莓的销量下降了,有的网友甚至找不到销售链接。同样的烦恼也曾出现在阿琼身上,“有网友反馈,牦牛肉干包装太大,也有人说送得太慢。”金红峰直播页面里的购物小黄车链接至今还没加上,消费者要想下单还得跳转好几次。

  从生产包装到仓储物流再到配送售后,直播带货是一个牵涉多环节的系统工程,绝非只是在直播间里的几小时。对此,有专家认为,干部的到来,能引来流量;不过,品牌、口碑、效率、配送、售后等,都还需要更专业的设计。

  带货前景在哪里?

  培养人才、做出特色、严格标准,延长产业链用好资源禀赋

  今年3月,在各大网络平台上,百余位县市长参与直播带货。一时间,干部变身主播被社会热议。但也有很多网友认为,要警惕走走过场充充样子,不能把直播变“走秀”。

  “干部直播,更大的功夫其实在直播间外。”吉林省委组织部干部三处处长辛峰说,刚接触直播有挑战甚至出点问题很正常,关键是要能将暴露出来的问题当作改进的动力。

  针对品牌度低、直播形式不一问题,吉林省委组织部在前期调研的基础上,发起成立了“吉林省第一书记协会”,深度挖掘驻村第一书记队伍中的直播人才,并出资修建直播间,注册唯一官方账号,使用统一标识,努力改变单打独斗局面。

  “既然只能兼职做主播,那就要打造更多优质全职主播。”鲁鸿平最近将目光瞄准了村里的年轻人,打算组建一支带货团队,让直播带货可持续、成常态。

  有了主播,产品质量、服务体验也要及时跟上。阿琼说,一条差评几乎就会让刚刚积累的口碑付之东流,要有在直播间拍胸脯的底气,就必须有过硬的产品和优质的服务。

  过去,阿琼大多只卖当地产的牦牛肉干,只需粗加工即可。但同类产品越来越多,如何体现特色、推陈出新、延伸产业链,一个个难题接踵而来。每次直播时,阿琼就专门收集网友的反馈。“市场需要什么,我们就生产什么。”牦牛排、特色酸奶一一上线,肉、奶、皮、毛、骨全方位加工成产品,把当地资源禀赋用好了、盘活了。

  基层干部在努力,多项给力的措施也陆续出台。畅通流通渠道、促进产销精准对接、完善市场运行调度机制,这些举措都在为镜头前的特殊主播们助力。